环保督察组:湖南个别公职人员充当违法企业保

  督察组在湖南“回头看”发现,一些地方表态多、行动少,部署多、落实少。有些地方整改力度不大,要求不高,生态环保压力传导层层递减,一些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还要依靠领导批示或上级督察督办才能引起重视、推动解决。

  近日,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向湖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益阳市石煤矿山环境污染威胁洞庭湖及长江生态环境安全问题也随之曝光。

  督察组组长李家祥所作的反馈意见显示:一些地方党委政府存在不作为甚至乱作为情况;一些企业违法肆意排污。

  李家祥在反馈意见中还指出,株洲等顶风在绿心违规建设高档别墅;临武群众举报被敷衍;大量超标污水直排洞庭湖等。督察组透露,益阳市赫山区环保局个别公职人员甚至充当违法企业的“保护伞”。

顶风建设24栋高档别墅

  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30日,督察组对湖南省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

  “益阳市18项整改任务中,除长期整改任务外,其余15项任务有7项未完成或未达到序时进度;全市涉锑污染整治工作部署不力,导致大量严重超标的高浓度含锑、砷废水直排外环境。全市水环境质量相对较差,2017年大通湖断面水质仍为劣Ⅴ类。”李家祥指出,督察组在湖南“回头看”发现,一些地方表态多、行动少,部署多、落实少。有些地方整改力度不大,要求不高,生态环保压力传导层层递减,一些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还要依靠领导批示或上级督察督办才能引起重视、推动解决。益阳的问题就是一个典型。

  督察组“回头看”还发现,湖南一些地方担当意识不强、工作作风不实,部分项目甚至在第一轮督察反馈后顶风违建。“株洲市在‘回头看’督察期间提供不实信息,声称位于绿心地区的‘北欧小镇’房地产项目已于2017年5月后全面停建,但督察发现,该项目在此后仍违规建设24栋高档别墅,当地对此没有坚决制止,没有查处到位。”李家祥说,长沙浏阳市金科山水洲一期别墅、长沙县丽发新城三期和怡海新城三期等房地产项目,也在第一轮督察反馈后继续违规建设,占用绿心面积478.5亩。

  此外,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电项目违规建设问题也被督察组点名。李家祥指出,张家界市将部分违规水电站退出时限设置为2038年,甚至将拟保留水电站数量由24家增至40家。截至“回头看”时,建于核心区、缓冲区的23座违规水电站,仅6座退出发电功能。

  据李家祥介绍,2015年以来,衡阳常宁市为矿产开发和风电等项目三番五次申请调整大义山省级自然保护区边界。2015年以来,原湖南省林业厅作为主管部门,对常宁市保护区规划调整申请把关不严,甚至有意“放水”,致使358公顷面积被调出保护区范围。

  李家祥在公开披露这几个城市的问题后,点名原省环保厅等部门,他说,原湖南省经信委、省畜牧水产局、原省环保厅等部门在履行生态环保职责时,责任落实不够到位。

 无视村民用水浑浊称正常

  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本就是督察组“回头看”时重点查找的问题。在湖南省“回头看”时,督察组发现这些问题仍然存在。

  李家祥说,怀化市溆浦县对江龙锰业公司历史遗留锰渣、江东湾锑矿区3处采矿废渣等污染问题十多年未开展实质性整治工作;湘西州花垣县矿业采选污染问题整治进展依然缓慢;郴州市北湖区擅自变更芙蓉矿区遗留含砷废渣治理项目选址,约29万吨含砷废渣仍原地堆存,无任何防渗措施;临武县对聚鑫锰业公司在溪边露天堆存的8万吨锰渣仅表层简易覆土,即公示办结;永州市在“回头看”进驻前一天,对全部8家没有完善配套污染治理设施、厂区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的富锰渣企业紧急下达停产通知,应付督察;永州市对区域内3个断面重金属超标问题至今未出台专项整改方案。

  “临武县在处理群众反映多年的石珠兜村饮用水井污染问题时,无视村民家中末梢水浑浊度、氨氮均超标的事实,公示称‘石珠兜村内水质正常’。”李家祥指出,2018年7月再次接到投诉后,临武县再次掩盖末梢水氨氮超标事实。直到督察组“回头看”进驻前,临武县政府迫于问责压力,才着手解决该问题。

 大量超标污水排入洞庭湖

  督察组在湖南省专项督察发现,尽管近年来湖南省加大洞庭湖生态环境整治力度,但洞庭湖区生态环境保护形势依然严峻。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