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忏悔录中落马官员的堕落轨迹:丢掉初心

  “我的理想信念已经有所松动了,认为共产主义理想只是一种抽象的遥不可及的概念而已,只是写在纸上挂在墙上,是很难落地的……”这段文字,出自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巨炎落马后所写的忏悔录。前不久,浙江省法纪教育基地首次集中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浙江查处的21名省管干部忏悔录手稿,钱巨炎的忏悔录便是其中之一。

  记者翻阅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忏悔录发现,其违纪违法的方式手段因人而异,但“背离初心”“理想信念动摇”是他们堕落轨迹的共同起点。

  一个个落马官员以沉痛的教训向世人昭示,背离初心和信仰,走向自己的对立面,后果何其惨痛。他们的忏悔时刻警示着,每一名共产党员时刻都不能放松对理想和信念的坚守。

  蜕变——

  “归根结底是忘记了初心和使命,放弃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政治信仰”

  16岁上大学,25岁提拔为副处长,35岁成为当时省政府部门最年轻的副厅长……回看钱巨炎的人生轨迹,早年曾头顶“光环”的他,落马后现身说法时已是满面凄然。这让人叹息之余不禁疑惑:从年轻有为到反面典型,他是如何一步步堕落的?

  成长顺风顺水,周围人众星捧月,让钱巨炎逐渐自我膨胀,开始有些飘飘然。当偶然得知老乡和“好友”柴某某在房地产行业发展得不错时,钱巨炎便动了心思,有意识地把他作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工具。后来,钱巨炎以低价从柴某某处买得一套排屋,权钱交易的行为便被钱巨炎觉得是理所当然。“我也知道他的目的是让我在他需要帮助时为他出点力,这也算是‘双赢’了。”

  初心一旦让位于私欲,纪法的底线便迅速消融。

  48岁就跻身副部级干部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在升任副省长半年后即落马。他在忏悔录中说道:“我之所以走到今天,根子上就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没有把握好为什么要当官,当官要干什么等基本问题。”

  他们的人生以奋斗为开始,却以自我毁灭为结局,他们的堕落轨迹,始于私欲膨胀和观念跑偏。“这些天,我反复想到,是丧失理想自毁人生,是贪欲诱惑坠入深渊,是失去约束放纵自己,是淡忘法纪胆大妄为,是脱离组织迷失方向……”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的反思发人深省,“归根到底是自己价值观出了大问题。”

  还有一些人虽然职务上去了,思想却没有跟上。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带来理想信念的坚定,随着年龄增长、职务提升,他们反而痴迷于权势,渐渐迷失了自己。“剖析自己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根源,归根结底是忘记了初心和使命,放弃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政治信仰。”原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巡视员曾繁新痛心疾首,“精神上成了荒漠,走上歧路已成必然。”

  忘记初心,逐渐信念动摇、内心失衡、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在外因的诱导下,最终他们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地滑向了违纪违法的深渊。

  恶果——

  没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滑坡堕落是早晚的事

  多名落马官员的忏悔录显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松动之时,往往是腐朽价值观滋生之始。

  “一个共产党员应坚持艰苦朴素的政治本色,而我的一个致命伤就是贪图享受、追求奢靡享乐。”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陈旭在思想深处就以“老克勒”式的生活为荣,“喝酒要喝茅台酒,还要喝得出年份;红酒要喝法国三大酒庄的,还要品得出什么牌子;还沾上了抽雪茄的嗜好;社会上时兴打高尔夫球,我2005年就开始学打高尔夫球……”

  从收受一条烟、一瓶酒、一张购物卡、一包土特产开始,一些党员干部在贪图享乐、甘被围猎中迷失了自己。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原院长谢华民在自述材料中说:“随着工作的不断调整……各种宴请杯盏交错,各种活动频繁转场,各种清浊潮流汹涌翻滚。渐渐地,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和工作……更喜欢广交朋友、外出应酬了,更喜欢听恭维的话、接受溜须拍马了。”

  谢华民担任院长后,下属阿谀奉承,不法商人老板趋炎附势,求职的、求关照的、求晋升的、想承接项目的、想销售医疗设备的,纷纷找上门来,无一例外地都给谢华民送上现金和高档礼品。

  在金钱的诱惑下,一些党员干部的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朝着一切向钱看的拜金主义方向转变,手中的权力逐步沦为满足私欲的工具。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