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前脚种,农民后脚拔 追求绿化率滋生形式主

  农田里“造林”,政府前脚种,农民后脚拔 !片面追求绿化率滋生形式主义套路

  在当前中央高度重视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背景下,各地轰轰烈烈“搞生态”“搞绿化”。但半月谈记者发现,在一些地方,种树绿化这一基础工作藏有诸多形式主义套路:有的是政绩冲动,为“打扮”新增绿化面积、森林覆盖率等数字,在农田上栽树,树木种而不活;有的存过关心态,趁林木存活率高的时候,搞提前验收;有的造林全看“领导意志”,不顾当地生态实际,种哪种树全凭领导喜好;还有的害怕指标压力,“病急乱投医”,甚至引入外来物种,导致生态隐患重重。

  砍旧栽新,就能提高森林覆盖率?

  在北方某乡镇的省道上,道路一侧种上的树木有的已死亡。该乡镇一名干部说,前几年,县里要求在国省道两侧沿线100米内建绿色长廊,并详细规定了树木品种。

  “来了标准就得干,不干不行。”这名干部说。道路两侧既有民居,也有企业厂房,有的土地还是农田。为了完成提高森林覆盖率的任务,这个乡镇抓紧开始征地,给农民青苗补偿,把原来的树砍掉,种上上级要求的品种,部分树木种在了农田里。

  “农田里种树,相关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都担着很大风险,而且成活率不高。”这名乡镇干部说。

  “树多了,长大了,地里的粮食没法用收割机收获,怎么办?”半月谈记者问。受访基层干部说,农民要生产粮食,但树长大了会夺走养分,也不利于农业机械化生产。于是,在一些农田里,政府前脚种树,农民后脚拔树。

  当地基层干部还反映,当年县里下发通知的时候已经过了植树最佳季节,却三令五申要求尽快完成,种上后又缺少专业维护,有的树木因反季节种植和缺乏看管而死亡。

  造林面积稳中有升,因在存活率高时验收

  红树林素有“海上森林”“海洋卫士”之称。在南方沿海某地,多个部门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均表示“红树林面积稳中有升”,当半月谈记者询问红树林面积增加多少时,他们却“三缄其口”,无法提供数据。

  “目前最新的红树林面积还是8年前的数据。”一名林业部门干部说,全国湿地资源调查每10年进行一次,上一次调查是2011年,下一次调查将在2021年。森林资源调查每5年一次,但红树林不在此列。

  海面上人工种植红树林成活率较低,当地流传着一种说法:“一年生,两年稀,三年死”。多级林业部门在不同海域试验表明:红树林人工造林后当年成活率超过85%,造林后第三年保存率仅为10%。

  红树林人工造林后“三年验收”是业界共识,但一些地方在验收时“动起了心思”:选择在第一年验收,或者在“合适时机”验收。

  一名长期研究红树林的专家透露,前几年他对某地补种红树林项目进行中期检查验收时,被验收方安排在大海涨潮时带去看,并说“涨潮了,红树林看不到了”,就这样蒙混过关。

  指标“看上去很美”,却暗藏风险

  有些地方只是数字指标“看上去很美”。在东部某市,当地把更新林计算在新增绿化面积内。

  一名乡镇干部说:“最近几年连续种树,有的沟渠边上的树木已经长大成材,砍掉卖后能产生经济收益,然后再种上新的。数字上看指标是完成了,但森林覆盖率并没有明显增加。”

  一些地方绿化工作受主政官员喜好因素影响大,在长官意志之下,不顾当地生态实际,大搞森林城市建设,种哪种树全凭领导一句话。几年前,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落马前大力倡导“花样南宁”,因为他个人喜欢三角梅,当地广泛种植三角梅,其价格一下子翻了十几倍甚至上百倍。

  一位园林绿化企业负责人说:“当时种三角梅,完成造林任务成了一些单位的‘政治任务’。还有个别学校的学生家长被索要一定资金,买花后送到学校观赏充任务。”

  一些地方迫于营造林指标压力,“病急乱投医”,甚至大量引种外来物种,造成生态安全隐患。西南某市林业局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9年,当地种植1万多亩红树林,其中从斯里兰卡引进的外来物种无瓣海桑近7000亩。

  半月谈记者在该市沿海一处造林地看到,人工补种的无瓣海桑林高达8至10米,遮蔽了部分原生红树林,导致原生红树林长势较差。当地一位知情人士说,无瓣海桑林易种植、生长快,被业内称为“速生林”;2000年时,无瓣海桑林才只有3米多高,这些年越长越高,侵占了原生红树林生长空间。

  科学造林应重森林质量和生物多样性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